<address id="51h77"></address>

    <address id="51h77"><span id="51h77"><progress id="51h77"></progress></span></address>

      <track id="51h77"><big id="51h77"></big></track>

          <thead id="51h77"></thead>

          實踐項目 返回列表

          人工智能時代,未來學生如何抉擇,未來教育何去何從?斯坦福大學專家這樣說……

          2022/3/4 23:27:40

          來源: 中國教育新聞網 作者:蔣里 

           

          現今,人工智能機器人技術的發展突飛猛進,也許就在接下來的10到20年內,人類的許多工作將由具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來取代。這不僅包括勞動密集型工作,如司機和工廠工人,還包括很多看來相對安全的工作,比如法律和技術寫作。


          根據牛津大學的一份調查報告,現在美國市面上的工作有47%會被人工智能機器人代替,而這個比例在中國高達77%。未來20年,誰將承受來自人工智能機器人領域的一次次沖擊呢?毫無疑問,是目前在校的學生,其中包括了今天的小學生、初中生及高中生。當這批學生告別學校,踏入社會,迎接他們的不一定是社會善意的接納,而很有可能是各式各樣的機器人將他們無情地刷下歷史舞臺。


          未來的學生該如何抉擇,未來的教育該何去何從,這都是我們今天需要思考的問題。


          5b4320789372d.jpg


          喚起學生對未來教育的思考

          為了應對人工智能機器人領域的飛速發展,今年年初,我在美國斯坦福大學開設了一門全新的課程——“人工智能、機器人與未來教育的設計”。這門課得到了斯坦福工程學院和教育學院很多教授的大力支持。開設這門課的目的是喚起斯坦福大學、美國學術界和斯坦福大學的研究生群體對未來教育的思考,同時挖掘能適應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機器人時代的最佳教育方法。


          未來教育的設計,這個大課題不是單單靠教育學院就能完成的,而是一個多學科交叉的研究項目。“人工智能、機器人與未來教育的設計”這門課程結合了人工智能、機器人、創新設計與教育四個領域。這門課程一開課就成為斯坦福大學創新設計方向最受歡迎的研究生課程。而且,選課的學生中有1/3來自工程學院,1/3來自教育學院,1/3來自商學院、法學院和醫學院等其他學院,因此這門課是斯坦福大學學生構成最為多元化的課程之一。這也是我們最想看到的局面——學生構成的多樣化給了這個課堂更多碰撞的火花。


          這么多不同專業的學生在一個教室里一起上課,就創造了一個很好的機會,讓他們之間產生很多的“化學反應”。因為每個人的知識背景不一樣,所以他們在團隊協作一個項目的時候,能夠碰撞出很多新的想法。課堂上,不少斯坦福教授、訪問學者也來旁聽,組成了一個非常特殊的聽課群體。


          與此同時,這個開放式的課堂還引入了更新鮮的血液——給課程中的每個小組團隊加入一名初中生或者高中生。這些初中和高中生都是我從硅谷的中學里面選拔出來的尖子生。因為,未來教育的改革必然是整個教育系統的事,而研究生雖然能對知識有一個整體的把握,但他們卻未必了解目前青少年學生的關注焦點。在這個飛速發展的時代,每隔3至5年,人與人之間就會產生代溝。因此,中學生加入研究生團隊一起協作,能夠為他們帶來很多新的想法與創意,也讓團隊的思維能更接地氣。這門課的小組團隊可謂是極致的多元化,一個典型的4人小組通常是這樣組成的:一位斯坦福大學的訪問學者或教授,一名斯坦福大學工程學院的研究生,一名斯坦福大學教育學院的研究生或者商學院研究生,再加一名優秀的初中生或高中生。


          最后,除了那些正式選課的研究生以外,這門課還專門給了那些中學生機會,讓他們可以在課堂上演示自己的項目。這些項目主題包括全球氣候變化、深度神經網絡、用新的科技方法重新設計牛頓運動定律教學方案等。


          5b4320a14bf92.jpg


          推動多樣化教學的現代教育

          作為“人工智能、機器人與未來教育的設計”這門課程的主講人,為了讓課程內容更加豐富,我在向學生教授人工智能、機器人、創新設計、未來教育等全面知識的同時,還邀請到了十位相關領域國際前沿的大師來到課堂上和學生們面對面地交流,其中包括了人工智能、機器人領域、創新設計領域以及教育領域等各行的泰斗級人物。


          西蒂亞·布雷澤爾(Cynthia Breazeal)博士是我邀請到課上來分享的第一位嘉賓。她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媒體實驗室(Media Lab)的個人機器人實驗室創始人,也是世界公認的社交機器人、人機交互和人工智能的先驅。她創造的Jibo、Kismet、Leonardo、Nexi等機器人聞名世界。其中,美國《時代周刊》評選的2017年度25大最佳發明榜單中,領銜登上《時代周刊》雜志封面的,便是她設計的全球首款家庭社交機器人Jibo。布雷澤爾認為,人機交互方式的不斷變遷,給學生的互動式教學帶來了更多的可能,而且在現在的大數據環境下,在線教育會是未來開展個性化教學的重要突破點,具有人工智能的機器人會在中間充當重要角色。


          斯坦福大學教育研究院的首席技術官和副院長保羅·金(Paul Kim)博士也被邀請到課堂上。保羅·金致力于通過人工智能和信息技術促進教育行業的發展,他在為學生們作的題為“未來教育的創新及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報告講道,現在很多公司都在準備利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改變我們傳統的教育模式,而我們現存的教育系統在未來的10—20年時間里會受到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的猛烈沖擊。這是一個巨大的挑戰,也是一個巨大的機遇。如果我們正確、認真面對,會有很好的未來,但是如果我們消極回避,不做改變,那么現在的在校學生就有可能成為犧牲品。保羅·金創立了斯坦福微笑項目(Smile Program),利用人工智能技術,通過學生所提出的問題來評價學生的學習程度。保羅·金的研究成果現在已經在全世界多個國家和地區普及。


          斯坦福大學工程學院的弗萊徹·瓊斯(Fletcher Jones)博士和馬克·卡庫斯基(Mark Cutkosky)博士也有相同的看法。他們跟大家講述如何利用“基于項目的學習”給斯坦福的本科生上機器人的課程。弗萊徹·瓊斯認為,在未來,或許一些復雜的體力勞動難以被替代,因為機器人在傳感器和驅動器上的局限性決定了要完全達到人類物理上的靈活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是簡單重復的腦力勞動力肯定岌岌可危。因此,創造性和動手能力的培養非常關鍵。


          對于那些未來即將被人工智能機器人取代的職業和行業,美國資深風險投資人茹蒂娜·塞瑟瑞(Rudina Seseri)也在課堂上提出了她的觀點。她不僅談到了未來10—20年,機器人和人工智能技術對我們社會的顛覆性作用,還給學生分享了她在人工智能、機器人和教育方面的投資心得。茹蒂娜·塞瑟瑞是哈佛大學創新實驗室的顧問,也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X項目”理事會的主席。


          因為一直很看重現代學生創新設計思維能力的培養,因為流水線般的人才必然無法滿足未來新時代的需求,所以,我邀請到了斯坦福大學設計研究中心的創始主任萊瑞·雷弗(Larry Leifer)博士。他可以說是斯坦福大學創新設計的鼻祖。他從20世紀70年代就在斯坦福大學任教,把斯坦福大學的創新設計推向了高潮。他非常重視未來的教育,認為未來教育最為重要的就是創新思維的培養,而斯坦福大學的創新設計思維方法論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


          奔馳北美研究院(MBRDNA)的首席執行官兼總裁飛利浦·思高斯達(Philipp Skogstad)博士也非常注重學生的創造力。他認為,“以知識點積累為目的的現行教育體制已經過時了,已經無法適應新的在人工智能和機器人技術推動下的時代了。因此一個學生的平均績點(GPA)在我們招聘的時候往往是最不被注意的部分,我們最在乎的是這個學生做過什么項目和從中體現出來的創造性和領導力。對于未來的教育系統,他表示,如何讓學生培養出機器人和人工智能不具備的能力才是關鍵,比如提出問題的能力、分析問題的能力、解決問題的能力、創造力以及創新力。他給學生分享了奔馳北美研究院如何挑選適合未來的人才,從他的角度分析了未來教育的走向。


          除此之外,一同參與課程的還有斯坦福大學教育學院的羅樸尚(Prashant Loyalka)博士、美國優質學校之一的哈克學校(Harker School)的校長布瑞恩·雅格(Brian Yager)先生、美國康奈爾大學信息科學助理教授馬爾特·榮格(Malte Jung)博士和一位非常特殊的大師級人物——來自于好萊塢的馬克·塞特拉基(Mark Setrakian)。


          為什么邀請這么多不同領域的大師過來參與到我的課程進行碰撞?因為未來的教育絕不僅僅是單一學科能夠解決的問題,它必然涉及多種學科的交叉,需要多個領域的團隊來配合協作才能給出最佳的解決方案。


          5b4320dc437cf.png


          改變大規?;A教育模式

          目前全世界通行的基礎教育中的大規模教育模式,最初起源于普魯士的集體士兵培訓。引進到美國后,在19世紀后期逐漸成形并大規模發展。它先后得到了卡耐基、摩根、范德堡和福特的資助,從美國麻省開始推廣到美國各州。為了規范教育內容,1892年,十人委員會成立,他們不僅提供了高中主要科目的分類和主要內容,而且還建議了中等教育應該是12年。至此,美國的基礎教育體系形成,這個模式被推廣到了全世界。


          100多年過去了,我們的教育系統仍舊沿襲了當初的模式。然而,1892年的社會與現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處境。曾經,人類為了迎合第二次工業革命,制定了這樣的學校大規模教育體系,培養出一大批流水線般的人才。而今,面對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時代,我們是否該深思,當前世界上的學校大規模集體教育體系是否還能像當初那樣成功?


          美國勞工部的研究報告指出,目前正在上小學的學生,他們未來要從事的所有工作里有65%還沒有出現。那么我們還能通過這種教育體系有效培養出勝任那些還沒有被發明的工作崗位的人才嗎?


          或許,很難。


          如今,我們身處人工智能、機器人、大數據的環境下,時代背景已遠非100多年前的社會可比。對于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機器人時代,人類的智慧與創造力將會顯得尤為重要,所以當前的大規模教育體系必將進行變革。我們需要逐步完善當前的教育系統,讓學生能夠在新的教育體系中不斷學習與未來智能時代相匹配的核心技能,比如想象力、創造力、人工智能思維、設計思維以及解決開放式問題的能力。


          4月9日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的“未來的生產”分論壇上,多名企業家對于未來的發展也給出了一致的觀點:不斷學習創新,擁抱新變化,才不會被新時代拋棄。教育界也應該具備危機意識和改革意識,將眼光放長遠,著重培養學生的專業技能和“與人工智能機器人有區別”的核心能力。


          只有把未來教育與人工智能相結合,才是當代學生擁抱即將到來的人工智能時代的最佳出路。